怀念我的恩师乍启典先生

2017-06-30 11:16:04      点击:

滨州画院  于泽海      


江河含怨,星辰落哀,草木拭泪,山岭伤怀,深切怀念乍启典先生!今年是我的恩师乍启典先生逝世五周年,作为乍老的入室弟子,跟随乍老多年。乍老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,乍老作画时的场景和画作中那种震憾力,让我久久难忘。


1985年-2000年期间,我一直跟随着乍老习画。当时是滨州市委委托市宣传部让乍老选一个徒弟,我做为业余画家,被乍老选中。从企业工会转到群众艺术馆,从此与乍老朝夕相处15年从生活起居到社会交往、从乍老的生活习惯到艺术创作耳濡目染。目前在展的很多作品,我就在身边,现在回想,乍老对艺术的理解,对艺术的追求,犹在眼前。


乍老名启典,字微五,号鲁山一民,1922年生于高青。国家一级美术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1965年参加第四届全国美展,其中他创作的《道旭渡口托运忙》和《银山朝晖》一举被选中,并参加了省、华东和全国巡回展。2002年1月,他的国画作品“蝴蝶兰”被江泽民主席选中,作为国礼赠予阿卜杜拉二世。2003年8月,他的作品《寿兰》作为国礼由李肇星部长做为国礼,出访时赠送韩国总统卢武炫。


乍老一生经历坎坷,四十多岁开始学画。经历与齐白石老先生很相似,早年做过木匠工,学过篆刻。当时是惠民地区农展馆,陈列作品的设计、画海报、制作人员。从高青调入惠民地区建筑公司,从建筑公司调入惠民地区影剧院工作。从影剧院调入惠民地区艺术馆。虽然享受着国务院津贴,直到去世,但他的工资还是按八级木工发放。乍老上学不多,但是,乍老一直不停的读书学习,他的画作上的诗多为自己所做。


乍老一生画过很多作品,治学严谨。每天起床后就画两三张四尺开三的画,就继续创作,一天一直不停的画画。乍老就是为艺术而生,为艺术而奋斗!当时的创作条件十分艰苦,他画画用的画板是1.2米*2.4米木木板做成的,画丈二的画要来回的拖动纸张才画成。有时乍老会用自己制件的鬃毛拖把(原来扫地的鬃毛扫帚改制)画大画,挂起来后大画的气势磅薄,气韵无人能比!因为他一直在兼着吕剧团的背景制作,画风景画时,舞台很大,所以他对大画的认识、理解和驾驭能力,有着常人所没有的体验生活的能力!  乍老的画很大气,看似随意挥洒,实则苦心经营。哪怕一笔一画,都包含着深邃的立意、丰厚的含蕴,他的作品品位很高,非一般媚俗浅近之作可比。无论画幅大小,都感觉有很强的扩张力,这个做到很难!花鸟画表现大气是很难的!同时从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非常注意吸收。


乍老善于用笔,笔意简炼,线条苍辣,布局章法严密,这得益于坚实的书法功底。他真草隶篆,无所不精,枯润相宜,老辣凝重。作画时笔笔生发,连绵不绝!欣赏其作品,可从画面的任何一细节中,见出其书法笔意!当年乍老就是省书协的理事。  乍老善于用墨,墨色运用得当,虚实相生,枯润相间。乍老的画很雅!善于用色!虽色彩亮丽,但求高古,多在暖色中加一点冷色,或在冷色中加一点暖色,去掉火气,画面脱掉了俗气。


乍老的花鸟画妙在用水方面,应该说是在近代几百年,包括一些大家都做不到乍老的功夫。他的画挂在墙上,永远感觉画面没有干。他经常对我说:花鸟画的精髓就一个字:水!乍老的用水用到了极致。  乍老先生的画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时代精神。他的创作特别注意生活。记得他问我:一棵麦子上有几片叶子?我还真不知道。但是乍老知道,他对所做的题材都要反复的观察,反复的去认识,所以他的画总是充满了真趣。真,就是生活,应物象形,随类赋彩,趣,来源于生活而高源于生活!


在创作过程中,乍老是严谨的!为创作《道旭渡口拖运忙》,为画黄河的水流方向,水花形态,他背着干粮,步行七八里路,沿着黄河岸步行,仔细观察,以捕捉各种稍纵即逝的波浪形态,烈日灼灼,乐此不疲。多次往返于渡口进行写生!  乍老经常参加公益活动,每次公益拍卖中,第一件拍出去的作品肯定是乍老的!在每次公益活动创作过程中,每一个选题肯定是画他不熟悉的东西。有时大家都不愿意画,乍老就说你们不画我第一个画了!针对活动的主题,他总是做到了非常切题的发挥!


看到乍老的画,即是见到了乍老的人品!古人说画如其人就是如此!当时我刚跟着乍老时,什么也不懂。乍老经常拿出他的作品,给我指出每一张作品的优点和不足!他经常说,做人要低调,别人无论夸你还是骂你,都要一笑而过!人要活到老学到老,以学养画,以画养心,遇到困难与不快乐时,乍老曾送我一幅对联:不遭人嫉是庸才,能遭天摩真铁汉。如同家父谆谆教导。他这么一个伟大艺术家,还这么谦虚,值得我一辈子去学习!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网站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