乍启典中国画艺术的五个特点

2016-03-05 12:02:07      点击:

一曰“纯真”。纯是画路纯正;真,就是他所画的物象, 所表现的意境是真实的,真切的,是发自内心的对物象的感受。他笔下的万物,形神兼备,惟妙惟肖。他诗书画印集于一堂,可谓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。中央美术学 院教授杜哲森说:“乍先生的画是把人生的艺术变成了一种艺术的人生……无求于世,不以毁誉恼怀……从艺术本性讲,多用焦墨、渴笔,给人一种阳刚之美。”并 即兴作诗:“物种已经转基因,原汁原味便难寻。写此倩影存清照,留于后人看本真。”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李起敏先生说:“乍老的画成就在化外于心源,在借物抒 情这点上,做到了一种大家的程度。他已经把笔墨运用到无法自拔的程度,不再考虑,提起笔来,即入化境,手到画成,这是一种炉火纯青的表现。”乍启典是个全 才,他象个大厨,他把中国画的材料、技法和一个艺术大师的意向把世间万物的形象,做成了中国味十足的大餐,他用中国画的材料和独到的技法表达了来自世界、 却是现实生活不可能如此令人着迷的世界。


二曰“高雅”。乍启典在长期的艺术创作过程中正确地处理了雅与俗、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间的 关系,乍启典的花鸟画,内藏高古风雅之气,藏巧求拙,重在写神。在色彩上虽为亮丽,但求高古,多以复合色为之。乍启典也常以牡丹为题作画,他笔下的牡丹却 是圣洁、高雅、清纯、孤傲的。《朗月天香图》题为“会向瑶台月下逢”,皎浩月色中牡丹花开阿娜多姿,淡雅逸香、幽韵盈怀,销魂动魄。春节有朋友送来盆栽牡 丹,先生即兴挥毫以水彩画的技法、色泽画出满纸盛开的娇花,以枯笔赭墨画枝杆、淡淡点出几片嫩叶,把温室栽培的特点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,题为《巧夺天工》 并题诗:“不效镜花缘,不侍武则天,多谢园艺家,春节赏牡丹。”《篱外一枝》一片墨彩混沌中显现出从画的右边垂至篱外的一枝艳丽欲滴的牡丹,三根淡墨枯笔 顶天划下竹篱,后边隐现的是淡墨点出的似是而非的花丛,浓淡生辉,虚实相映,这不被人注目,或被人足踩的牡丹显得更加娇艳与孤傲。题画诗云:“一枝娇艳倾 篱外,无辜遭受乱足踩,幸逢齐人得意境,挥毫移植画中来。”可谓画龙点睛,相得益彰。

三曰“大气”。无论画幅大小,他都能创造出一种 博大的意境。他注重画外有画,画里有生气、有活力、有扩张的感觉。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邓福星说:“他的作品包含一种很强的扩张力,用传统语言说 是强悍,用中国画的评论语言就是神完气足,这是对文人画的一种创新。这给我们很多启示。”花鸟画表现大气比较难,花卉的特点是色彩娇艳、姿致阿娜,刚健是 花卉内含的气质,有刚健就显得生机勃勃。乍启典正是抓住了这一点,他笔意简劲古厚,布局理法严密,“理”既事物的道理,也可视为万物的生长规律;“法”是 艺术的表现方法,故他的画外露婀娜,内含刚健,具有超逸秀劲的神韵。《铁树含苞》三角形构图,藏露得势,理法自然,枯笔写出斜撑画面的树杆,连皴带擦,苍 古厚重。铁树那层层迭迭的枝叶被作者删除,从顶端斜拉下垂的两支叶柄只画出了一半,树干托起一含苞待放的蓓蕾,旁边斜生出一幼苗,虚实相生,主题突出。整 幅画构图稳健,气韵生动,表现出铁树饱经沧桑、铁骨铮铮,在春风沐浴中,华发扶苏,活脱脱一片生机。中央美院陈醉教授看了后说:“乍老很有生活,很有想 法。他的构思好,比如画铁树画的很好,很老辣,构图也很特别。”

四曰“风趣”。乍启典热爱生活,童心未泯。他把一切都看得很有趣,他 深入生活细致地观察人生,体味事理,他没有郁结,什么愁思到他心里都会化解,化解成情趣在画里表达。观乍启典画作,诗画匹配相得益彰,充满风趣、幽默和诙 谐。驻足画前,立即引起读者的捧腹与回味。《猪八戒背媳妇》中八戒又好色又羞涩的丑态,媳妇的娇嗔抗争,《吕剧之源》中王小的滑稽、轻佻,二姑娘的活泼、 开朗跃然纸上,表达得淋漓尽致。从乍老师的几首题画诗也可见他的风趣、幽默。题《熊猫》:“性情怪顽皮,人称活活石,倦攀枝头眠,饱后耍杂技。”题《鹈 鹕》:“天生大口,往来江湖游,小生灵无端丧命,吃不了还有兜,深避草层良莠,饱食后明日休,练就高超嘴技,可谓羽中贼头。”题《备礼》“南瓜大,茄子 鲜,送到贾府准喜欢,进门先找王熙凤,叙叙远亲也体面。”

五曰“青春”。他的画有活力,很灵秀、很滋润,不象80岁的老人画的。他的 心灵能和时代沟通,象青年人一样,热爱生活,对自然中之物象时有感悟。有人说:“乍启典见啥画啥,画啥象啥。”年近八旬的他近几年有机会出游祖国的名山秀 水,从黄河入海口到敦煌石窟,从长江三峡到丽江古城,以至游遍东南亚诸国,他身不离速写本,兴致景物尽收其册,山水、花草、鲜果、水族,无所不有。鳄鱼、 企鹅、芒果、菠萝、蝴蝶兰、仙客来、风信子、鸡毛竹,这些历代画家不曾画过的题材,他信手拈来,自由自在,笔简情深,可见先生创作灵感之旺盛,艺术趣味之 宽泛。云南世博会回来,他乘兴创作了《蝴蝶兰》,构图新颖,几片墨中泛青的浓浓的叶子托起一簇扶摇欲仙、翩翩起舞的蝴蝶兰花,花簇占据画的正中,下边用青 紫色的色彩点染出一团艳丽欲滴的花朵,衬托出上面一片双钩的白花,花茎和花瓣的勾线如“屋漏痕”,力透纸背,滋润灵秀,满纸生辉。《饭后清口》画的是菠萝 和西瓜,以色彩为主,上方的菠萝墨线双勾,填彩、沉实苍拙的线条和点划润泽的色彩,把果品的质感表现得鲜活滴翠。


售前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网站二维码